nihil&fox

存点梗

-罗喉第三次死亡后化为背后灵,黄泉一度以为是自己精神不稳定之下的幻觉,自暴自弃的露出了脆弱一面,在性事上也格外放得开(发现意识体存在之后估计羞愤欲死(
-背后灵状态的通感play,一人自 渎两人同爽(不是
-黄泉从小缺乏亲密关系,轻微皮肤饥渴,脐橙起来很老成,却会因为摸摸额头亲亲耳朵之类的害羞&战栗
-寒色山房,年上感的hurt/comfort肉
-罗喉坚持不道歉,就是要欠着!

今年最快乐的事就是重萌了运动漫,岁月渐长反而沉迷于纯粹与昂扬,两对球痴二货小朋友可爱得不要不要哒,充满正能量;)另外小排球的周边可爱炸,久旱逢甘霖啊,奸笑爸爸使我年轻!

写在开始看同人之前,重温灌篮动画版的各人印象

樱木:一个呱噪逗比小朋友,单纯有趣毛绒绒(?),脑补帝,亲友团全损友,大场面型,然而帅不过三秒

流川:一个别扭闷骚小朋友,吐槽帝,进有流川命退有学弟团的帅比,求胜心强,天赋和努力一样儿不缺,内里是个天然呆,cool只是懒得讲话,一讲话就是大实话(杜阿虎占80%台词,还有这么好拿的工资吗绿川叔!

赤木:一个坚韧执着有担当的队长,颜值以外是人生赢家,性格而言看好以后继续赢家下去,猩猩爸爸

暮木:必须发100张好人卡的暖男学长,太会为人着想了,心思细腻温柔,但性格略软,眼镜妈妈

三井:咪唧,一个打架战五渣,心理又脆弱,不时别扭炸毛的小朋友,人如其名(。论童年男神的坍塌,what a sad story(

宫城:良亲,一个逗比小朋友,但至少不刮躁,不记仇,湘北五虎场上最有队友爱的,潮男,恋爱方面超单纯

藤真:一朵狂炫酷拽清新脱俗浑然天成的作逼

花形:一个不拘言笑的学霸,隐藏潮男,听说成绩能上东大?

长谷川:一个努力克服心理阴影咪酱的平凡人

鱼柱:和巨型体格不般配的心思单纯,性格上来说远远软于赤木

仙道:十五年后再看依然苏破天际的帅比,“快给我主队来一个”那种好球员。性格无可指摘,有胜负欲又能享受胜负,心态稳健态度成熟,心机用得坦坦荡荡,leadership奇高,私下大概有点好奇心过盛?

福田:一个自卑又自负的平凡人,好胜心切,渴求他人认可,但意外的细腻敏感富有观察力

牧:稳重可靠,球场上一言不发2+1,最温柔的队长(大概),中年人什么的都怪小朋友不懂黑皮泪痣八块腹肌的好啦,最苏的两个人之一,这个也给我主队来一个那种

神:温柔自信的好性格,IBM值惊人,被叫jinjin萌昏

清田:另一个呱噪逗比小朋友,活力四射,对前辈要比樱木乖一点

为媳妇脸一哭!

Jamie:

!!!瓦今天糖给喜欢的cp们发齐了!!!天哪!我怎么这么博爱!!

本来全是要用后面两个的构图的,=  =无奈日月和史藏根本就不容第三人插足啊……

【授权翻译】游戏失意,情场得意(胡花)【下】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08959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胡花


第二天来临,Mitchell死了,是个村民。

”好吧,那么……游戏继续!”Pierre用严肃的声调宣布。

Benni环顾四周,遇上的不少同样在算计着的目光。他们投死了Ikkay,成功搞定一个狼人。Erik整个脸都变成了粉色,谁都能猜到他八成是妓女,所以第二个夜晚他被杀时大家都毫不惊讶。

游戏继续,几乎所有敢开口说话的人都被怀疑过了。Julian试图让大家相信他是猎人,可惜无济于事,一个又一个人被杀死。

“Mats绝对是狼人!”Sven指控到,Mats回以冷笑。

“拜托,我绝对不是!我不是坏人!看着我,我这么无辜的脸怎么可能撒谎!”

Sven看上去不怎么相信。Mats拽过Benni,把他的头冲向Sven。Benni就快憋不住笑了。

“你不相信我,总相信Benni吧!还有这么好的灵魂嘛!他会为我担保的,对吧?”

和Mats皮肤接触让他一阵昏眩,他深呼吸着,麻木的点了点头,强迫自己推开了Mats。

Sven审视着他们。

“Benni是敌人。他可能也是狼人。”

“如果咱们想在今年内玩儿完这局就得快做个决定。真心的。都快午夜了。”Benni几乎要感激涕零Pierre插了进来。当某个人随机的指向他,其他人很可能会迫于压力把他投死。

“呃,我是个村民。”他说,大家都在抱怨,装的或者真的,“实际上我还是恋人的其中一个。Mats会和我一起死。”

Kevin这个完全不过脑的人直接大笑出声(就像Benni预料的),“伙计们,不管丘比特是谁,点赞。绝对正确的选择。”


Mats也跟着笑了。接着他望向Benni,停了下来。

心跳的瞬间,气氛有微妙的变化,其他人似乎都没察觉。

Benni回以同样的凝视,也许他的眼睛正泄露着他的秘密,或者他不断揉搓着的汗湿的手掌正透露着什么。不管如何,Mats不再大笑,直直望进他的眼睛里,似乎在传达着什么隐秘的暗示。

Benni受不了了。他真心不希望新年夜如此度过。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意识到Mats的眼睛依然在跟随着他,而身后游戏还在继续。

他逃进厨房,不是要投降,而是要改变作战计划。

他靠在冰箱微凉的表面,拿出手机找出新年愿望清单,划掉了“告诉Mats”这条,确保自己不会临阵退缩。

他不打算那么做了。Mats显然已经知道了,Kevin还有那个该死的射出心箭的丘比特大概也知道。

厨房的门开了。说曹操曹操到,果然是Mats走了进来。他的牌,方片J,还在他牛仔裤的兜里。

“我——”,“啊,我亲爱的恋人——”两人同时开口说道,Benni立刻住了口。


“他们已经开始倒计时了,”Mats缓慢说。Benni无意识的摆弄着水池旁的两个勺子,没有回答。“从200开始倒数。听着,是Marco干的,好吗?”

半靠在冰箱上的Benni站直了,冲Mats皱着眉。

“什么是Marco?”

“丘比特。他是丘比特。我告诉他别这么混蛋,但他是Marco Reus,你懂得。村民赢了,如果你想知道。恭喜。”

Mats把勺子扔进水池,又一次凝视着Benni,就像刚才在客厅里一样,如同努力弄懂一本外文书。

Benni能听见客厅里放烟花的声音。他暼了一眼手表,还有一分钟到午夜,新年,新开始。

一不做二不休,吻Mats或者至少做个尝试。Benni想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Mats,我现在要做件事,你不冲我脸上来一拳我就很感激了。如果你忍不住想揍我,打肩膀好吗?那比脸好多了。”

Benni走近了一步。外面传来倒计时的声音,不给他任何犹豫的余地。突然间,就好像世界没有足够的时间留给他们了。

Benni不顾一切的拽着Mats的上衣把他拉向自己,他们贴的如此近,嘴唇几乎贴在一起,他甚至能感觉到Mats的呼吸扑打在他脸上。

“我的新年愿望。”Benni毫无头绪的喃喃自语,喉结上下滑动着。

“我们又一个共同点。”Mats回答,将手指插入Benni头发里。

一时间,房间中充满了彼此颤抖的呼吸声。Mats焦躁的说,“我不会揍你——你不知道我等了多久——做点什么,现在。”

Benni把嘴唇印在Mats的上。这远不如他想象中那样隆重,不过反正他也没设想过狼人游戏。

一声难耐的喘息,分不清是谁的。Mats紧紧攥着他的T恤,而他的手按在Mats胸膛上。

倒计时快结束了,欢呼声和烟火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的嘴唇还贴在一起,他能感觉到Mats的嘴角在上扬。

出乎意料的,世界并没到尽头。


译者吐槽:

1.大家都一秒猜到是marco(。

2.乳齿纯情的花队(。

【授权翻译】游戏失意,情场得意(胡花)【上】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08959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胡花


依然是asience姑娘的小甜饼,新年贺文!

涉及狼人游戏,基本就是杀人游戏的复杂版。

你只要知道丘比特可以随机选择把两个人连成同生共死的“恋人”就行啦。

有点迷惑?我们开始吧。


一句话总结:好吧,现在他们成了一对倒霉的“恋人”——一个村民和一个狼人,几乎不可能一起赢,就如同是对Benni人生的某种隐喻。


Benni吞下第三杯酒,皱起了脸。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气泡酒,更别提这草莓酒根本没有一点儿草莓味儿。

Benni不是想扫兴,他通常不是在派对上躲在墙角看手机的那种人,不过这个新年夜有点儿不同。

2014发生了许多事儿,最重要的当然是世界杯、植发手术、终于对自己承认了迷恋Mats、沙尔克赢了鲁尔德比。

好吧,试图把它藏进一个清单没啥帮助。他疲惫的揉捏着脖子,关上了手机。

他没后悔到多特蒙德来参加新年派对,到Mats家、Mats的客厅、Mats身边。虽说这打乱了计划,让他有点不自在。

Benni本想沉浸自己的世界里,翻翻柏林庆典的照片,喝点冰啤酒,看看午夜的烟火,然后思考明年如何过。

下次见到Mats时就告诉他,Benni对自己保证。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计划。不过一分钟后Mats满是表情符号的短信就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Benni回过神时已经在往多特蒙德开车,Julian和Lena绑着安全带坐在后座上。这意味着他会比计划中早得多见到Mats。

Benni现在置身派对中,托上帝的福还不算差。虽然他正被一堆多特球员环绕,嘴里满是黏了吧唧的气泡酒,头发上沾着五彩纸屑,无聊的看着Marco和Mats疯狂跳舞。

一曲终了,Benni看到Mats向Marco说了什么,就直冲着他走过来。哦,不。


“风景不错?”Mats挑起一边眉毛问。Benni差点被口水呛死,接着才意识到这只是Mats的习惯而已。需要的话这人大概能一路调情调出地狱。

“来嘛,别跟个落地灯似的杵在这儿!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宁愿和我家狗狗玩儿也不愿意参加派对?”Mats露齿而笑。

Benni耸了耸肩,默默接受了新年还没到就打破了第一个新年愿望(承认他迷恋对Mats)这事儿。

对他的反应习以为常,Mats夸张的抱怨着,拽着Benni站到了房间正中的临时舞池中。

“大家听好啦!”Mats一只手揽着Benni的肩膀,加大音量盖过音乐和聊天声。Benni突然觉得皮肤发烫,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正在大家注意力的中心,还是因为Mats的嘴唇离他耳朵太近了。不管是哪个,该死的新年愿望。

“谁要玩儿超棒的杀人游戏?”Mats大声嚷,大家也跟着大声应和。他甚至都没用问句。

Mats接着说,这次只冲着Benni,“看到啦?我们要找点乐子。你要找点乐子,而不是盯着墙看。”

Mats揉捏了一会儿Benni的肩膀,大概是试图让他放松下来,当然只能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接着他们加入其他人,在地板上围成一圈。

Pierre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副扑克牌,战胜Marco当上了游戏的法官。他带着不合时宜的2015眼镜,“0”和“1”上各有一个洞。

Marco生了一秒钟闷气,就大声宣布“我要当狼人。”

“你老是这么说,还没发身份牌呢。“Mats说,Marco吐了吐舌头。

Pierre开始发牌,Benni把牌按在手下看了眼花色。方片4,平民。相当无聊,不过反正Benni也没什么玩儿的心情,他正努力控制不去想Mats的大腿碰到自己呢。

“第一夜!天黑请闭眼!“Pierre开始例行公事的描述一个被狼人困扰的村庄。他叫醒了妓女,接着是医生,狼人(Benni发誓他听到身旁的Mats动了),侦探,最后是丘比特。

Benni没怎么认真听,反正作为村民也不会被叫到。他保持不动,免得成为怀疑对象。当Pierre走过身边拍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

“恋人请睁眼,请认识对方。”Pierre边说边(厚颜无耻的)配上接吻的声效,引起了一阵轻笑。

Benni眯着眼环顾四周,直到与Mats四目相接。Mats假装害羞的眨了下眼,你简直能看到小恶魔触角从他头上冒出来。好吧,现在他们成了一对倒霉的“恋人”——一个村民和一个狼人,几乎不可能一起赢,就如同是对Benni人生的某种隐喻。

Benni点头示意Pierre可以了,闭上眼继续“睡觉”,压抑着不发出声音。不管谁是丘比特,他就要倒霉了!


译者语:丘比特good job!


【授权翻译】小兔,超级恋爱侦探!(下)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73338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胡花

*之前标错了是nc13小甜饼啦,不过大家都超可爱!


前文: http://nihilfox.lofter.com/post/20cb24_667ce7c


之后,Julian又把“格外频繁的发短信”和“狂用snapchat(一个图聊app)”加到了Benni的“像情侣的”列表上。他也不确定Benni是一直在频繁发短信,还是就最近。世界杯期间他肯定没这样“栓”在手机上,现在他几乎不让手机离开视线。

有一次Julian成功顺到了他的手机,却死活试不出密码,只好赶紧鬼鬼祟祟的放回Benni的包里。不过Julian看到了锁屏墙纸,照片中是两个男人紧握着的手,背景是蓝床单。

这个小线索对找出Benni的秘密约会对象也没什么帮助。

”约会“绝对是恰当的形容!据Julian之后那个周五的观察,训练后Benni换了干净的白衬衫和紧身裤,洒了半瓶香水,还打电话说他会“晚到一点,你可以先去桌边,我会到餐馆找你。”

Benni抓起东西,说声再见就开车走了。Julian正要离开,瞥见Benni衣柜前的地板上掉了个东西。

他弯腰捡起那个黄色的BVB小别针,夹在指间。这必须是Benni的,否则Julian就得担心谁要转会还是什么的了。而如果是Benni的,它就只是Julian的恋爱侦探雷达上又一个小光点儿。一种先进的雷达,你懂的。

Atsuto发现他盯着别针看,从他手上拿了过来,“这是啥?你突然要换俱乐部,Jule?“

Julian朝他竖中指,”呃,不是,Benni的。“

Atsuto点了点头,好像那完全解释得通。

”肯定是他的“朋友”的,你知道。”他边说边眨了眨眼,好像这是个内部笑话。Julian拧起眉。大家都知道Benni在和多特球迷约会?

“不不不,Benni太蓝了。”Julian试图从Atsuto那儿挖出更多信息。

但得到的反应只是Atsuto苦着脸问,“Benni为啥忧郁?”

Julian茫然的看着他,“为了……我们俱乐部?”

“为啥他要沮丧?什么让他伤心了?我不明白。他一分钟前还在大笑呢。”

Julian呻吟道,“天啊,不是。不是忧郁,是“蓝”。我们俱乐部的颜色。我以为他太爱沙尔克了,不会和多特球迷上床。”

Atsuto眼神变得有点奇怪,似乎有什么特殊意义。

“伙计,只要Benni像现在这么好相处,他就是和他*妈Cristiano Ronaldo(为何票哥这都能中枪)我都高兴。

哇哦,这玩笑可开大了。你可以对一切开玩笑,不过票哥就太超过了。


Julian回到家、做了晚餐、看了三小时电视,其间一直想着这事儿。他可能是有点对此太着迷了,不过反正也没人管。

真不敢相信除了他似乎没人关心这个(或者回复他询问此事的超长短信)。当然,最终他无私的处理了整件事,还当面告诉Benni(在电话里)他一点儿也不在乎Benni在和谁约会。哼。

尽管很晚了,他还是给Benni打了通电话。约会大概还没结束,不过Julian立刻得到了答案。

接电话的不是Benni,是Mats。

“这里是Bene Höwedes超帅气的私人答录机。请在‘哔’之后留言,除非你是Marco Reus因为你完全没有——”

Mats没说完,电话里传来一些杂音,接着Benni接过了电话。

“抱歉,”Benni说,叹了口气,不过Julian感觉他一点儿也没生气。“我希望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因为你打扰了我的约会。”

“是的,当然,随便啦”,Julian有点生气,”我现在根本不关心。好吗?千万别告诉我你在和谁上床,虽然我问了可能有一千次。知道吗!我根本不关心!”

电话那边Benni困惑的问了声,“啥——?”。接着是按键的声音。

“天哪,你认真的?你会算2+2吗?”Benni在咯咯的笑。

“等于4”,Julian不高兴的回答。Benni这会儿干嘛挑他的刺儿?

“对啦。”有一瞬间的沉默,然后是“我是Mats”,接着又是一声“噢”。这倒是挺说得通,对Julian超凡的侦探才能来说这简直小菜一碟。哇哦。哇哦。

Julian吹了个口哨。“不会很难维持嘛?如果我想的没错,你们一个月还是多久才能见一次。”

“如果你爱一个人,27公里不怎么远。”Benni做梦般的说。Julian没告诉他,即使你不爱一个人,27公里也不怎么远,只要你有辆车或者什么的。

Benni和Mats在一起确实超级可爱,但当Julian从电话里听到接吻的声音,就太超过了,他说了再见。他为自己发现了这个秘密而十分自豪,迫不及待想找人分享。


Leon接他电话时可能快半夜了,或者已经过了。

“干啥。”他在电话那头抱怨道,就像Julian有次不小心——这不重要——一样生气。

“Mats就是Benni的情人。”

Julian真心能听见Leon的脸拍在话筒上的声音。

“我知道”,Leon说,“其实大家全知道了。除非你要说我家着火了,否则快滚。大半夜的。”

Julian体贴的忽略了后半句话,“你知道?那为啥不告诉我?”

“我以为你在开玩——,你怎么会还不知道?你还能说出个别的人选能符合推理嘛。”

最后一句话甚至都不是个问句,因为Leon知道他说得在理。接着他在Julian回答前就挂断了。


没错,Julian本可以更快发现真相,不过他最终找到了,这才最重要。

下次球队碰面的时候,Benni脖子上的链子挂着个戒指,Julian朝他眨了眨眼。

Benni脸红了,虽然只有一点点。



容我吐槽几句:

*小兔幼稚鬼,简直了但是萌萌哒,磁卡完全懒得理他。

*狂躁状态的队长是有多可怕啦,雾气大连和票哥约会都不在乎了(雾

*淘气又自恋的麻队!

【授权翻译】小兔,超级恋爱侦探!(上)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73338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你猜


一句话简介:Benni在和神秘爱人拍拖,而Julian需要知道那人是谁。

*还是我的至爱ascience姑娘!去年的旧文啦,拖到现在才翻完也是醉了(。

*Leon是磁卡,Prince、Kevin都是大博阿滕。

*你们猜是谁?昭然若揭 我就先不不打西皮tag啦~


周三,Benni微笑着走进更衣室,这没什么不寻常。可他还有点大摇大摆神气活现,这就不太寻常了。Benni把他的健身小包包扔到凳子上,冲Julian浅笑了一下,搞得他有点儿迷惑。

“你今天挺开心嘛?”Julian说,Benni正随意的伸着懒腰打哈欠。

“嗯,大概吧。昨晚睡得不错。”

Benni边系鞋带边偷笑了一下,好像有什么隐情。Julian正想开口追问,就听Prince在房间另一头唱歌般叫到,“看来Benni有小情人儿啦!”

接着Prince开始吹口哨,另外几个小伙伴也加入了。Julian观察着Benni的表情,如果确实发生了什么他想第一个知道。

“呃,不是。别闹啦!”Benni摇着头,摆摆手让他们停止起哄。他还在微笑,一半是被逗的,还带着一丝满足。

“哥们,我很高兴你恢复啦。过去一个月你看起来都,呃,有点“欲求受挫”。”Julian脱口而出。这是事实,Benni最近比平时更暴躁,经常在训练时大叫起来,有一次仅仅因为Kevin把内裤提得比运动裤高了点儿。没错,他最近有点侵略性。

Benni挑起一边眉毛,放松的交叉着胳膊靠在墙上,“欲求失衡?有这个词儿嘛?”

不错的回击,可惜早在Julian预料之中。

他掏出手机给Benni看了个网站,“切,在线字典上有,老年人。恭喜性生活和谐。”

Benni叹了口气,但还是笑着,就好像昨天掉进了一大瓶令人感觉良好的椰子味儿浴液似的。

“谢了,Jule。确实是这段时间来最棒的一次了。”

Julian正考虑着要不要照张相发到“我们其实是同性恋”词条里,Benni就大步走开了。

“和谁?我认识的人嘛?”Julian在后面喊道,可没得到回答。可恶!


周五的时候,Julian差不多已经把这事儿抛诸脑后了。

Benni穿着件老虎印花、洗得旧旧的T恤走了进来。这衣服本身到不怎么引人注意,但他昨天就穿的这件,还撒了点儿柠檬汁在上面。Julian还能看到衣摆上脏脏的水渍呢。

他用手肘戳了戳Benni,“还穿着昨天的T恤?你家洗衣机坏了?”

Benni绝对在忍住满足的笑意,“是。不。不过我看上去还是比你帅。”

他脱下衣服扔进储物柜,然后慢跑出房间,一边还向Julian眨了下眼。Julian觉得事情变得更诡异了。

球队训练跑圈时,Julian跟Leon说了他的怀疑。

“Benni告诉大家他最近性生活和谐,对吧?然后今天他穿着昨天的衣服就来了。肯定有啥隐情,他没告诉我们那人是谁。”

Leon目视前方加快了速度。Julian也加速跟上——他才不管Leon是不是厌烦这个话题呢。这对他重要极了。

“我急需知道谁在上垒!”

“希望是沙尔克。”Leon面瘫着脸说。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回答。

“该死,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我想知道Benni在和谁上床。我就是需要知道。”

Leon翻了个白眼,“哦,不,你不需要知道。”

Julian吐了吐舌头,向Benni跑去问他床伴的秘密,不过Benni只是一笑而过。Julian决定深入调查。


偷窥Benni的社交网络徒劳无功(当然打电话问他妈妈也是)。

Benni从没发过任何神秘女友的照片,男友也没有——我们得现实点儿,这也是个可能。不过倒是有两张和多特球员的合照。啊哈,Julian想,与朋友保持联系,再发些敌人的自拍,ins私人账户就是干这个的。

之后差不多过了五天,Benni都像往常一样表现得“像个队长”。Julian都快要放弃他的侦探游戏了,结果Benni竟然大胆到带着两个吻痕(不止一个!)出现。

Julian是在训练后淋浴时不小心发现的。他可没盯着人家看!可他长着眼睛呢,他就在Benni隔壁淋浴。一个在耳朵下面,另一个在锁骨附近。

Julian试图估算吻痕的大小,看能不能和他知道的某个嘴唇对应上。这显然没什么用。

Benni察觉到他的视线,笑了起来,“看什么哪,Jule?”

“你的吻痕”,Julian答到,接着用全队都听得到的音量大声说,“Benni有吻痕!”。有两三个人回头看了一眼,不过谁也不是真的关心。只关心自己的混蛋们。

不经意的用手指在那些印子上打着圈,Benni拖长了音说,“嗯——,你真该也看看那个人。”

Julin正想问是谁,Benni又恰到好处的关上了喷头,让他没问出口。最终他问了,不过Benni只是轻拍了他额头一下,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傻的问题。

Benni走后,Julian站在更衣室中央。

“这儿有人在和Benni上床嘛?”他喊道,没人脸红或是举手,他就当做“没有”了。

至少他能把沙尔克的家伙们从嫌疑人名单上划掉了,剩下的基本也就德国一半儿人口那么多吧。



转一发视频,姑娘们太棒=v=

沙尔克的霸王花:

Happy Birthday to Benni!


由于今年2月没有29号,阿花会在3月1日庆祝他的生日啦~

虽然昨天的比赛大矿表现不佳,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未来也要吸取教训继续努力哦!阿花最近承担着球队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也希望他能够撑过这一段艰难的时光,迎来27岁的崭新春天~


这是中国花粉们为阿花生日献上的视频http://v.qq.com/page/k/d/l/k0147w7d0dl.html 是不是有你的一段祝福呢?(P.S. 里面没有我→_→)

无论有没有,在阿花又成长一岁的这个美好日子里,愿大家都能幸福快乐,以后也要love benni4ever

【Lisa的病情】Get well soon Lisa!

最棒的wag,最棒的爱情。花爷就是这么正能量的汉子,自然要娶lisa这样正能量的妹子。

沙尔克的霸王花:

如果大家有ins,请给Lisa留下更多的祝福吧!【INS账号:lisa_wesseler】她不仅是Benni的女友,更是一个坚强、独立、勇敢、美丽的女孩。她的热情、乐观和善良让人无法抗拒,所以无论大家之前是不是认识她,都请告诉Lisa,我们爱她,希望她早日康复!


【1】


具体五年前,医生发现我身患几种免疫系统疾病。服用的药物改善了我的身体却令我感觉非常糟糕...但我的身体和精神康复了。我成了一个坚强自信的女人。[谁同我一样想到了Beyonce的歌?“我是个成熟的女人—我可以做到我想做的任何事”]我绝不知道为何现在疾病卷土重来。现在,我在医院,情况有些好转。我再度服药,我虽讨厌但真的仍需服药。药物还有效。前些天我的肾脏出了问题,但现在它们恢复到了16%正常身体的水平...我不会再躲藏,不会为我的身体状况感到羞耻,我会尽力过好每一天,为我所拥有的和取得的感到感激。我已经准备好再次彻底战胜疾病了,因为我可以依赖你们,我的朋友家人和素未谋面的你们。(翻译感谢 @虞兮 !我们能做的只有祈祷和祝福了~)


【2】


得了紫癜症还需要雀斑嘛?感谢你们所有人在我上一张图中留下的可爱的回复!它们完全征服了我,有一些让我哭了,每一条都让我最后微笑起来!你们太棒了——非常感谢你们,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

在我18岁的时候,医生第一次查出了我免疫系统的紊乱。这种疾病叫做“紫癜性肾炎”,通常得病的都是11岁以下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在大部分的病例中,这种疾病是自发的。但我的并不是。我的身体没法分辨好坏,而且会自我攻击。在我的情况中,它摧毁了我的血管。我的关节开始疼痛,现在必须开始借助止痛剂。身体中的炎症让我产生了许多抗体,这些小东西不幸地决定在我的肾中安家,而我可怜的肾现在罢工了。

我能够想象这一切对大家来说比较无趣,但这可以让大家更理解我的情况。在我的紫癜之后,医生又查出了“桥本氏甲状腺炎”。我的免疫系统开始和我的甲状腺打架了。他们还发现我患有“类风湿关节炎”和“牛皮癣性关节炎”。我已经有五种不同的免疫疾病了……

你们看到这条关于医学方面的东西的最后啦,祝贺大家!希望大家能有美好而充满正能量的一天,无论你们在哪里!享受那些在忙碌日子里可能错过的小事情吧。笑一笑,我也会试着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