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授权翻译】小兔,超级恋爱侦探!(上)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73338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你猜


一句话简介:Benni在和神秘爱人拍拖,而Julian需要知道那人是谁。

*还是我的至爱ascience姑娘!去年的旧文啦,拖到现在才翻完也是醉了(。

*Leon是磁卡,Prince、Kevin都是大博阿滕。

*你们猜是谁?昭然若揭 我就先不不打西皮tag啦~


周三,Benni微笑着走进更衣室,这没什么不寻常。可他还有点大摇大摆神气活现,这就不太寻常了。Benni把他的健身小包包扔到凳子上,冲Julian浅笑了一下,搞得他有点儿迷惑。

“你今天挺开心嘛?”Julian说,Benni正随意的伸着懒腰打哈欠。

“嗯,大概吧。昨晚睡得不错。”

Benni边系鞋带边偷笑了一下,好像有什么隐情。Julian正想开口追问,就听Prince在房间另一头唱歌般叫到,“看来Benni有小情人儿啦!”

接着Prince开始吹口哨,另外几个小伙伴也加入了。Julian观察着Benni的表情,如果确实发生了什么他想第一个知道。

“呃,不是。别闹啦!”Benni摇着头,摆摆手让他们停止起哄。他还在微笑,一半是被逗的,还带着一丝满足。

“哥们,我很高兴你恢复啦。过去一个月你看起来都,呃,有点“欲求受挫”。”Julian脱口而出。这是事实,Benni最近比平时更暴躁,经常在训练时大叫起来,有一次仅仅因为Kevin把内裤提得比运动裤高了点儿。没错,他最近有点侵略性。

Benni挑起一边眉毛,放松的交叉着胳膊靠在墙上,“欲求失衡?有这个词儿嘛?”

不错的回击,可惜早在Julian预料之中。

他掏出手机给Benni看了个网站,“切,在线字典上有,老年人。恭喜性生活和谐。”

Benni叹了口气,但还是笑着,就好像昨天掉进了一大瓶令人感觉良好的椰子味儿浴液似的。

“谢了,Jule。确实是这段时间来最棒的一次了。”

Julian正考虑着要不要照张相发到“我们其实是同性恋”词条里,Benni就大步走开了。

“和谁?我认识的人嘛?”Julian在后面喊道,可没得到回答。可恶!


周五的时候,Julian差不多已经把这事儿抛诸脑后了。

Benni穿着件老虎印花、洗得旧旧的T恤走了进来。这衣服本身到不怎么引人注意,但他昨天就穿的这件,还撒了点儿柠檬汁在上面。Julian还能看到衣摆上脏脏的水渍呢。

他用手肘戳了戳Benni,“还穿着昨天的T恤?你家洗衣机坏了?”

Benni绝对在忍住满足的笑意,“是。不。不过我看上去还是比你帅。”

他脱下衣服扔进储物柜,然后慢跑出房间,一边还向Julian眨了下眼。Julian觉得事情变得更诡异了。

球队训练跑圈时,Julian跟Leon说了他的怀疑。

“Benni告诉大家他最近性生活和谐,对吧?然后今天他穿着昨天的衣服就来了。肯定有啥隐情,他没告诉我们那人是谁。”

Leon目视前方加快了速度。Julian也加速跟上——他才不管Leon是不是厌烦这个话题呢。这对他重要极了。

“我急需知道谁在上垒!”

“希望是沙尔克。”Leon面瘫着脸说。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回答。

“该死,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我想知道Benni在和谁上床。我就是需要知道。”

Leon翻了个白眼,“哦,不,你不需要知道。”

Julian吐了吐舌头,向Benni跑去问他床伴的秘密,不过Benni只是一笑而过。Julian决定深入调查。


偷窥Benni的社交网络徒劳无功(当然打电话问他妈妈也是)。

Benni从没发过任何神秘女友的照片,男友也没有——我们得现实点儿,这也是个可能。不过倒是有两张和多特球员的合照。啊哈,Julian想,与朋友保持联系,再发些敌人的自拍,ins私人账户就是干这个的。

之后差不多过了五天,Benni都像往常一样表现得“像个队长”。Julian都快要放弃他的侦探游戏了,结果Benni竟然大胆到带着两个吻痕(不止一个!)出现。

Julian是在训练后淋浴时不小心发现的。他可没盯着人家看!可他长着眼睛呢,他就在Benni隔壁淋浴。一个在耳朵下面,另一个在锁骨附近。

Julian试图估算吻痕的大小,看能不能和他知道的某个嘴唇对应上。这显然没什么用。

Benni察觉到他的视线,笑了起来,“看什么哪,Jule?”

“你的吻痕”,Julian答到,接着用全队都听得到的音量大声说,“Benni有吻痕!”。有两三个人回头看了一眼,不过谁也不是真的关心。只关心自己的混蛋们。

不经意的用手指在那些印子上打着圈,Benni拖长了音说,“嗯——,你真该也看看那个人。”

Julin正想问是谁,Benni又恰到好处的关上了喷头,让他没问出口。最终他问了,不过Benni只是轻拍了他额头一下,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傻的问题。

Benni走后,Julian站在更衣室中央。

“这儿有人在和Benni上床嘛?”他喊道,没人脸红或是举手,他就当做“没有”了。

至少他能把沙尔克的家伙们从嫌疑人名单上划掉了,剩下的基本也就德国一半儿人口那么多吧。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