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授权翻译】游戏失意,情场得意(胡花)【上】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08959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胡花


依然是asience姑娘的小甜饼,新年贺文!

涉及狼人游戏,基本就是杀人游戏的复杂版。

你只要知道丘比特可以随机选择把两个人连成同生共死的“恋人”就行啦。

有点迷惑?我们开始吧。


一句话总结:好吧,现在他们成了一对倒霉的“恋人”——一个村民和一个狼人,几乎不可能一起赢,就如同是对Benni人生的某种隐喻。


Benni吞下第三杯酒,皱起了脸。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气泡酒,更别提这草莓酒根本没有一点儿草莓味儿。

Benni不是想扫兴,他通常不是在派对上躲在墙角看手机的那种人,不过这个新年夜有点儿不同。

2014发生了许多事儿,最重要的当然是世界杯、植发手术、终于对自己承认了迷恋Mats、沙尔克赢了鲁尔德比。

好吧,试图把它藏进一个清单没啥帮助。他疲惫的揉捏着脖子,关上了手机。

他没后悔到多特蒙德来参加新年派对,到Mats家、Mats的客厅、Mats身边。虽说这打乱了计划,让他有点不自在。

Benni本想沉浸自己的世界里,翻翻柏林庆典的照片,喝点冰啤酒,看看午夜的烟火,然后思考明年如何过。

下次见到Mats时就告诉他,Benni对自己保证。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计划。不过一分钟后Mats满是表情符号的短信就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Benni回过神时已经在往多特蒙德开车,Julian和Lena绑着安全带坐在后座上。这意味着他会比计划中早得多见到Mats。

Benni现在置身派对中,托上帝的福还不算差。虽然他正被一堆多特球员环绕,嘴里满是黏了吧唧的气泡酒,头发上沾着五彩纸屑,无聊的看着Marco和Mats疯狂跳舞。

一曲终了,Benni看到Mats向Marco说了什么,就直冲着他走过来。哦,不。


“风景不错?”Mats挑起一边眉毛问。Benni差点被口水呛死,接着才意识到这只是Mats的习惯而已。需要的话这人大概能一路调情调出地狱。

“来嘛,别跟个落地灯似的杵在这儿!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宁愿和我家狗狗玩儿也不愿意参加派对?”Mats露齿而笑。

Benni耸了耸肩,默默接受了新年还没到就打破了第一个新年愿望(承认他迷恋对Mats)这事儿。

对他的反应习以为常,Mats夸张的抱怨着,拽着Benni站到了房间正中的临时舞池中。

“大家听好啦!”Mats一只手揽着Benni的肩膀,加大音量盖过音乐和聊天声。Benni突然觉得皮肤发烫,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正在大家注意力的中心,还是因为Mats的嘴唇离他耳朵太近了。不管是哪个,该死的新年愿望。

“谁要玩儿超棒的杀人游戏?”Mats大声嚷,大家也跟着大声应和。他甚至都没用问句。

Mats接着说,这次只冲着Benni,“看到啦?我们要找点乐子。你要找点乐子,而不是盯着墙看。”

Mats揉捏了一会儿Benni的肩膀,大概是试图让他放松下来,当然只能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接着他们加入其他人,在地板上围成一圈。

Pierre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副扑克牌,战胜Marco当上了游戏的法官。他带着不合时宜的2015眼镜,“0”和“1”上各有一个洞。

Marco生了一秒钟闷气,就大声宣布“我要当狼人。”

“你老是这么说,还没发身份牌呢。“Mats说,Marco吐了吐舌头。

Pierre开始发牌,Benni把牌按在手下看了眼花色。方片4,平民。相当无聊,不过反正Benni也没什么玩儿的心情,他正努力控制不去想Mats的大腿碰到自己呢。

“第一夜!天黑请闭眼!“Pierre开始例行公事的描述一个被狼人困扰的村庄。他叫醒了妓女,接着是医生,狼人(Benni发誓他听到身旁的Mats动了),侦探,最后是丘比特。

Benni没怎么认真听,反正作为村民也不会被叫到。他保持不动,免得成为怀疑对象。当Pierre走过身边拍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

“恋人请睁眼,请认识对方。”Pierre边说边(厚颜无耻的)配上接吻的声效,引起了一阵轻笑。

Benni眯着眼环顾四周,直到与Mats四目相接。Mats假装害羞的眨了下眼,你简直能看到小恶魔触角从他头上冒出来。好吧,现在他们成了一对倒霉的“恋人”——一个村民和一个狼人,几乎不可能一起赢,就如同是对Benni人生的某种隐喻。

Benni点头示意Pierre可以了,闭上眼继续“睡觉”,压抑着不发出声音。不管谁是丘比特,他就要倒霉了!


译者语:丘比特good job!


评论(14)

热度(33)

  1. 蒹葭37nihil&fo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