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授权翻译】游戏失意,情场得意(胡花)【下】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08959

作者:ascience

原作:足球真人

分级:NC-13

配对:胡花


第二天来临,Mitchell死了,是个村民。

”好吧,那么……游戏继续!”Pierre用严肃的声调宣布。

Benni环顾四周,遇上的不少同样在算计着的目光。他们投死了Ikkay,成功搞定一个狼人。Erik整个脸都变成了粉色,谁都能猜到他八成是妓女,所以第二个夜晚他被杀时大家都毫不惊讶。

游戏继续,几乎所有敢开口说话的人都被怀疑过了。Julian试图让大家相信他是猎人,可惜无济于事,一个又一个人被杀死。

“Mats绝对是狼人!”Sven指控到,Mats回以冷笑。

“拜托,我绝对不是!我不是坏人!看着我,我这么无辜的脸怎么可能撒谎!”

Sven看上去不怎么相信。Mats拽过Benni,把他的头冲向Sven。Benni就快憋不住笑了。

“你不相信我,总相信Benni吧!还有这么好的灵魂嘛!他会为我担保的,对吧?”

和Mats皮肤接触让他一阵昏眩,他深呼吸着,麻木的点了点头,强迫自己推开了Mats。

Sven审视着他们。

“Benni是敌人。他可能也是狼人。”

“如果咱们想在今年内玩儿完这局就得快做个决定。真心的。都快午夜了。”Benni几乎要感激涕零Pierre插了进来。当某个人随机的指向他,其他人很可能会迫于压力把他投死。

“呃,我是个村民。”他说,大家都在抱怨,装的或者真的,“实际上我还是恋人的其中一个。Mats会和我一起死。”

Kevin这个完全不过脑的人直接大笑出声(就像Benni预料的),“伙计们,不管丘比特是谁,点赞。绝对正确的选择。”


Mats也跟着笑了。接着他望向Benni,停了下来。

心跳的瞬间,气氛有微妙的变化,其他人似乎都没察觉。

Benni回以同样的凝视,也许他的眼睛正泄露着他的秘密,或者他不断揉搓着的汗湿的手掌正透露着什么。不管如何,Mats不再大笑,直直望进他的眼睛里,似乎在传达着什么隐秘的暗示。

Benni受不了了。他真心不希望新年夜如此度过。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意识到Mats的眼睛依然在跟随着他,而身后游戏还在继续。

他逃进厨房,不是要投降,而是要改变作战计划。

他靠在冰箱微凉的表面,拿出手机找出新年愿望清单,划掉了“告诉Mats”这条,确保自己不会临阵退缩。

他不打算那么做了。Mats显然已经知道了,Kevin还有那个该死的射出心箭的丘比特大概也知道。

厨房的门开了。说曹操曹操到,果然是Mats走了进来。他的牌,方片J,还在他牛仔裤的兜里。

“我——”,“啊,我亲爱的恋人——”两人同时开口说道,Benni立刻住了口。


“他们已经开始倒计时了,”Mats缓慢说。Benni无意识的摆弄着水池旁的两个勺子,没有回答。“从200开始倒数。听着,是Marco干的,好吗?”

半靠在冰箱上的Benni站直了,冲Mats皱着眉。

“什么是Marco?”

“丘比特。他是丘比特。我告诉他别这么混蛋,但他是Marco Reus,你懂得。村民赢了,如果你想知道。恭喜。”

Mats把勺子扔进水池,又一次凝视着Benni,就像刚才在客厅里一样,如同努力弄懂一本外文书。

Benni能听见客厅里放烟花的声音。他暼了一眼手表,还有一分钟到午夜,新年,新开始。

一不做二不休,吻Mats或者至少做个尝试。Benni想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Mats,我现在要做件事,你不冲我脸上来一拳我就很感激了。如果你忍不住想揍我,打肩膀好吗?那比脸好多了。”

Benni走近了一步。外面传来倒计时的声音,不给他任何犹豫的余地。突然间,就好像世界没有足够的时间留给他们了。

Benni不顾一切的拽着Mats的上衣把他拉向自己,他们贴的如此近,嘴唇几乎贴在一起,他甚至能感觉到Mats的呼吸扑打在他脸上。

“我的新年愿望。”Benni毫无头绪的喃喃自语,喉结上下滑动着。

“我们又一个共同点。”Mats回答,将手指插入Benni头发里。

一时间,房间中充满了彼此颤抖的呼吸声。Mats焦躁的说,“我不会揍你——你不知道我等了多久——做点什么,现在。”

Benni把嘴唇印在Mats的上。这远不如他想象中那样隆重,不过反正他也没设想过狼人游戏。

一声难耐的喘息,分不清是谁的。Mats紧紧攥着他的T恤,而他的手按在Mats胸膛上。

倒计时快结束了,欢呼声和烟火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的嘴唇还贴在一起,他能感觉到Mats的嘴角在上扬。

出乎意料的,世界并没到尽头。


译者吐槽:

1.大家都一秒猜到是marco(。

2.乳齿纯情的花队(。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