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霹雳剑踪]逆旅红尘原孤径:再说吞禅雪

流光片影:

其实我只想趴这里号泣而已,奈何心中郁闷,却无泪可倾。
终于完整的看完了1-28,也完整的看完了吞禅雪的故事,不同于前面在有限的剧集里颠三倒四的拉拉两人,这回基本上是按部就班的完整看完。看的我实在是太郁闷了,郁闷的不行。有关这三人的感想有出入处以此贴为准,前贴不计。


三人的故事是一个天道、宿命的故事。武侠作品里的人物有生有死,谋事有成有败,有因果轮报这类渗着人生感悟与佛道之理的衍生本是十分寻常,整部作品便是生苦死悲的冷清与禅道之寂灭的却非常罕见。这大概是因为写的人是在写心中传奇不无憧憬,看的人在看传奇江湖不无热血。热血归于冷寂的悲凉往往萧峰同学那类才是正道。霹雳剑踪在我所看过的武侠作品里实为异数,我想在霹雳里大概也是异数。抛开吞禅雪三人的故事,剑踪其实仍然是很正统的江湖模式。有了这三人的故事贯彻始终,有了那个结局,有了那些梵唱佛呗,气氛便完全不同。不知道编剧为什么忽然想弄这么个东西,也许单纯就是走下少女漫画倾向的路线,抑或是编剧的一时触发。可能是我想多,感想的方向完全不对,但既然被郁闷到了,当然还是要说说被郁闷到的理由,一家之言而已。


(我仍然认为吞佛=封禅。但为了说起来方便,称呼他们三个人——理解成三种面貌好了。)


吞禅雪三人的故事,单独拎出来说,大概不过是几集的事。禅道顿悟这种东西本就是在一问一答的辩机之中,写成老太婆的裹脚,也许故事更详尽更有可说,人物更丰满更细致,却也失了境界分寸。先前看片段的时候,觉得故事未免概括起来太简单,颇有些小白噱头的嫌疑,如今看完完整的剑踪,却觉得如此正好。编剧删去琐叶,将人物典型化,正起到了明辨清澈的效果。将三人的故事放进其他人的故事这个大背景中,又补足了枝节被删以及典型化所带来的单面突兀的缺点,对于人物和故事起了很好的充实作用。剑雪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封禅和吞佛又是怎样的?正是通过与其他人物的互动乃至比照来体现。
行走在江湖之中,剑雪始终都不曾真正入世,他只是行走到人世边缘的过客看客。爱梅花,享受离于世的宁静。对江湖毫无兴趣也毫无所求。他一点都不眷念眼前的红尘,我觉得他甚至根本不能说是一个“人”。剑雪只是为应劫而来的魔。
他是魔胎,渡化成佛,兼具了魔性与佛性。他已不再是魔,却也不是纯粹完整的佛。由魔而入佛,飘渺天地间,欠人世一行。这是与一莲托生相遇,高僧自愿为他破戒所种下的因与果。他是因渡化之因而来,也是由一莲托生而来。
一莲托生为剑雪的应劫种下了另一桩因果,便是吞佛童子。吞佛与剑雪,本是同源同根。佛想要渡魔,魔又有何可渡?何为魔性,何为人性,何为佛性?魔性非至恶,人性非至纯,佛性非至善。一莲托生想要渡魔,本就是执着。由执着生苦恼相,由因缘生际会。人不自渡,谈何渡人?
剑雪由魔胎化为九峰山莲潃洞里的一株黑莲,迟迟没有孕生,依我看,就是一莲托生之“渡”本无可“渡”。一莲托生死,黑莲绽放,应其劫便也是他的“渡”,也就是吞佛童子。说到底,一莲托生的念行只是牵引之线,有缘的其实是剑雪与吞佛哪。
不说的这么绕来绕去,简单点概括起来,就是剑雪此“生”是为吞佛而来。一切红尘都不在他眼中。六丑先生那么古怪可怕的面目,相信只要看过的人都不会忘记,何况还是曾经围杀自己的众人之一。剑雪偏偏过眼便忘。对于路遇之人,能救则救,能不杀就不杀,不交不诟,随缘而已。剑踪第一集,名战苦求拜师,人皆有恻隐之心而况剑雪?却仍然是飘然悟去。盲女月无波再三恳求,最终他也只有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承诺等于无。封禅被劫,竟想独去黑暗之间,六丑还得自求同往。想从他口中知道想知道的事更是难如登天。六丑陪他杀入黄泉之都救封禅,如此大的一份人情,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只得了句“不能说”。在剑踪里,六丑巧舌如簧,遇到再难缠的人,也总能如他三分愿。惟有剑雪这里,是一点便宜没占到。
剑雪的坚持皆为封禅也只为封禅。这个人对他而言,就是全部生命之重。鹅毛扇子破戒僧所言的救你也救他,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丝毫可能性,“你够坚持”什么的纯属枉谈。置身事外的人看别人挑担总是不吃力的。破戒僧所言道的“救”也只是他的“救”,根本不是剑雪的“救”吧。身在局中的剑雪,对封禅是无可救、无从救。
这点在他放下朱厌剑,在定禅天与吞佛童子之战足以了解。激战正烈,日光忽出,吞佛毫无前兆的失力坠落,剑雪杀招已出,见势急忙收手。他收手的时候,封禅仍是吞佛之貌。而后剑雪焦急的在废墟里寻找时,连声呼喊的是封禅的名字。
第一次他们两人在圆教村骤然交手,朱厌被太瘦生打脱,吞佛才变回封禅。第二次他们一同遇敌,危急时刻是封禅虽无朱厌在手也变身为吞佛,救了剑雪一次。他如何变来,又如何变去?并无概念。在这种情况下,剑雪虽已表示对封禅吞佛做法不同,可实际上,他到底还是下不了手。
现在下不了手,后来也一样下不了手。两人之间若是交手会是怎样结局,除非错手除非意外,我觉得在定禅天一战后结局已是显而易见。中间穿插了剑雪去寻阴无独阳有偶晦气,他为了封禅,竟做到如此地步,又怎能杀他一体两面的另一人格。阴无独阳有偶控诉“我们无辜”“吞佛该死”,剑雪沉默良久终于拔剑那一瞬间,我真想为他一哭。
之前的感想里说到,剑雪的行事因从自己的美学,他为封禅所做的一切,并非毫无自利。这是当然的,谁都不会自愿去做对自己毫无意义的事。然而,看了完整版里他囚禁封禅那段后,我觉得强调这一点有失公平。自利是客观存在的,剑雪非崇高完美是当然。但他诚然是为封禅着想,即便也有他自身美学的满足,对封禅的用心之苦却更在其上。封禅苦苦追寻吞佛,追寻自由未来的痛苦,剑雪完全看在眼里。他是不忍也不愿见朋友如此迷惘苦痛啊。


吞佛为开启赦道使异度魔界再临苦境而来。人想封魔,人想渡魔,一封一渡,也不过是天道轮回。剑雪为吞佛而来,他便也是吞佛的缘与劫。一莲托生则是因缘之线。没有一莲托生的渡化之心,就不会有剑雪无名,也不会有一剑封禅。
封禅对剑雪而言是比今生唯一的朋友更重要的“天”。天所赐予的生命与名字,是入世之前提。人循天命入世,再依天命而终。“剑雪”之名既是封禅所予,因其入世,便也会因其离世。这一点在两人初遇时的对谈里已做暗示。剑雪对封禅而言,也是今生之唯一。剑雪死,封禅也不再。吞佛便走过了这段缘。
剑踪第一集,借名战的口说出剑雪能够令人心气平和。他是离世之人,在这种人身边,心情想不平和都难。六丑先生被连送了几句“不能说”,只能无奈叹息,投资落空也生不起气来。对于封禅而言,剑雪却是适得其反,使他失去平和心境的对象。
前面说剑雪是应劫而来,这也是理由之一。剑雪对封禅的重视,以及封禅对剑雪的重视。有执着就必生虚妄,怎么可能静得下来。如果是蝴蝶君那种人,倒可能在现实的嚣嚷中独求一分心静,算是执着到一定境界的异数。他是入世至离世,有慧根慧智之人。封禅和剑雪,却是离世而入世,他们离于尘世却为彼此入世,更上一层楼的不切实际,又怎么可能有HAPPY END。HE这种东西,到底也是红尘众生眼里的庸碌之物嘛。
说远了。吞佛冲破杀诫的封阻变身为吞佛,剑雪是极大的促因。剑雪是在努力阻止,但他的存在与努力,却在客观上成为了吞佛变身的动力,真可说是事与愿违。
封禅被抓到黄泉之都,用尽酷刑都不能使他变身。封禅一心一意心无旁骛坚持己见的时候,其精神力之强韧令人瞠目。
封禅是否是遇到危险就会变身?这段插曲正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杀诫佛性渐弱,对吞佛本体的压制不足是一个主要的原因,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由于思考引起的苦恼迷惘。剑雪正好加剧了这种苦恼。
在黄泉之都,封禅因为焦虑,险些变身。而之前,他已因为剑雪变身了一次。最终的变身也与剑雪有莫大关系。剑雪将之囚禁并告以真相,封禅内心动摇加剧,对另一人格吞佛存在于自己身上这点否认渐趋不足,才终于彻底被吞噬,转换成吞佛的完全形态。
之前封禅转换人格时,均无记忆。无论是自封禅转换为吞佛,还是自吞佛转换为封禅,都是一种人格暂时被压抑的结果。惟有鸿莲寺的变身是封禅被吞佛所吸收的结果。到此时,两个人格合而为一,借有杀诫分离出的封禅回归本体,至于记忆,也许此时还不是完全的继承,却也绝对不是完全忘却。
如果是完全忘却,当蝴蝶君叫他“一剑封禅”的时候,吞佛就不会毫无动摇之态、坚决清晰的回答“是吞佛不是封禅”。就这一句,彻底把我郁闷到了。
接下来看到吞佛在莲潃洞与破戒僧的对谈,我就只想趴下来号泣了。他哪里不记得封禅?哪里不记得剑雪?分明是知道且不止是知道而已。黄泉之都,封禅留有身体异化的记忆,正是两种人格相混淆的时刻。彻底变身为吞佛的封禅,想必也同样记得在黑暗之间,傻瓜剑雪面对不死之身的败血异邪,不顾拦阻飞身冲来的那一刻吧。
过往记忆如雪纷飞。圆教村朱厌染血,定禅天你我同源。朱厌在哪里?魔胎在哪里?清楚分明。回到莲潃洞去寻朱厌,是回复全部记忆,想起自己所肩负的使命的吞佛所必做第一件的事。去那里寻回自己的兵刃……理所当然,或者无意识间仍抱有一线希望。如果朱厌尚在莲潃洞中,那么也许是自己记错了,看错了。
朱厌无踪,佛僧已故。一瞬间的爆怒为的是什么?达人事而知命。破戒僧说“你还是选择问了”,我简直想撞墙。吞佛吞佛,你实在是太值得我钦佩了。钦佩到欲为一哭却无泪。
吞佛不是不记得剑雪了,在风雪中的莲潃洞里,怒过气过,却终究归于平静。他做出选择。“问与不问,都是将死”。即使再一次从夜重生那里得到证实:“一剑封禅与剑雪无名是以命换命的生死至交”,也只能让他更清楚自己选择了什么。
既有选择,便也该给剑雪一个了结。没看完整的剑踪1-28之前,单看28,我以为吞佛无十足把握胜剑雪,才决心用诡道,顺便做个结束。现在我依然认为他是为了开启赦道之万全且与剑雪做了结才如此行事。感想却有不同。从前我感到他的无奈与悲哀,如今我感到他的仁慈与悲哀。
谁说魔性本恶,魔者无情?若是如此,封禅从何而来?他对同胞的情义又从何而来?以吞佛的功夫,不用诈术,也未必就不能胜剑雪。剑雪是无法下手杀掉与封禅同体的吞佛的,这点破戒僧看的出来,吞佛又如何看不出来。便是只以吞佛之姿与之对战,也握有胜数。何须一定激怒剑雪,引出杀招,再以封禅欺之?选择暂现封禅形象,吞佛是为了给剑雪一个答案:去日往矣,封禅已不再。你该息心了。这是吞佛对剑雪的仁慈与情义。
最后的剑雪,我想也明白吞佛的心意。他既能为封禅向阴无独阳有偶拔剑,如今便也能为吞佛含笑而逝。吞佛有罪,封禅无过,那个无过的封禅,也是吞佛。
封禅说,“他才不会傻的找上门”。这是他的希望,希望朋友好好活着不要为自己冒杀身之险。但剑雪还是来了。封禅说,“真是傻瓜”。吞佛说,“傻剑雪”……


这段为了开启杀戮之门而生的因缘际会,当事双方都已做选择已做了结。剑雪始终还是选了“为封禅”而生,而死。吞佛选了杀死剑雪,封印封禅。剑雪无悔,吞佛不愿悔也可无悔。
在吞佛而言,缘聚缘散,世事如此,当不得半点强求。那么相信剑雪只喜欢封禅并讨厌吞佛,相信只有封禅才对剑雪生死相许,身为吞佛没有半点顾惜,比较心安理得吧。但是,不经意的彷徨失措,无意识的迷惘愤怒,都在最后那一剑一句的残酷与仁慈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双方已了结了这段缘或者说尽力了结。破戒僧却还在那里絮叨什么胜败什么大命数,就算您只小白状叹上句“孽缘啊孽缘”就罢,我也觉得比较似高人。佛说渡人,必先渡己。身在尘寰内,难破迷与障啊。


一莲托生,看片段的时候我对他黑线的不得了。完整看完1-28,心气倒是平了。虽然封雪之劫是他促成的,但人在天数之中,一念一动都能生无穷变数,人在尘寰,也无法不执着,便不足怪。更何况人邪剑邪破金银不是他说的。哎,只能说“人生由命非由他”啦。
剑雪在听到一莲托生为渡魔胎而破戒的时候,感叹“他真幸运”。是啊,剑雪的从前真幸运。当然一莲托生也是为了自己所坚持的道,却也不是人人都有如此勇气如此仁心的——好比鸿莲寺里被蝴蝶君扔苹果的那对小白寺僧。
对于吞佛而言,这场“际会”大概也不是“飘渺过”。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不是真的忘却了封禅的种种,便永远也摆脱不了与剑雪相遇的后遗症。剑雪对他而言,到底是渡因是劫由,尚属未知吧。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等吞佛挂了再看剑踪的后续情节。否则不是和皇家少主那无底坑一样,哪怕是当背景,只要他仍然在生,我就要不停的看下去了?我是绝对绝对不想掉霹雳这个深坑的说= =连续看了三天霹雳,看的我头也晕了,眼也花了,心也郁闷了。叹气中。


云海苍苍天之穹,蝶影纷纷火寻踪。杀诫朱厌莲佛心,封禅剑雪恨相逢。


哎……
剑雪对封兄是十足的“人心”,对其他人是“佛心”(当然了,上面那句里指的应该是一莲托生的佛心),所谓佛心,其实是冷冷的慈悲呀。剑雪剑雪……封禅剑雪恨相逢,安能无恨?恨的是我这等FANS啊,滚



词补完了,恩恩,本人的水准,聊以自娱而已。


浣溪沙·剑雪:
许问冗尘为谁轻,梅花坞外碧云横。雪风消黯怎相争?
逆旅红尘原孤径,九峰黄泉只独行。安有风雨安有晴。


浣溪沙·吞封
昨夜谁闻霜笛声,疏风冷雪对相倾。居居浮梦了无惊。
共汝身名思俱短,半襟尘以我心生。等闲枯荣等闲情。

评论(1)

热度(13)

  1. nihil&fox流光片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