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霹雳][日月]无题

无尽之海:

素还真又出事了,对于谈无欲来说,自己师兄出事好像已经成为了常态。人在江湖,自然免不了是非和纷争,但其他人都有脱身的一日,素还真却没有。

“你早已不是武林皇帝了,怎么事事要管,”曾几何时他也这样认真问过对方,但那个师兄却只是笑着哎呀呀了两声,“若是同梯肯伸出援手,倒是能让人省了不少力气……”

“免了,好不容易能够脱身,怎会在这时候再湿了脚。”谈无欲虽然这么说却依旧站起身给自己的师兄倒了一杯茶,自退隐后他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当然不用考虑外面的风风雨雨、是是非非,虽偶尔也能对其他人笑谈些过往,但对于故事中的人和事早就与所经历的风雨一起化在时光中渐渐消逝,“只是若是你承认我谈无欲在你之上,倒是可以考虑回去帮忙。”

素还真哎呀呀又笑了两声便告辞了,他事情极多素日里便忙得厉害,极少有像这样坐下来喝杯茶的功夫,能这样特意绕路进无欲天已是极不容易的事情。谈无欲既没有劝也没不曾追出去,他与素还真师兄师弟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熟知对方性情,若是能一句话就劝得了,素还真早就不会是素还真了。

其实有很多事情,撩开手反而就清净了,江湖是这样,恩恩怨怨也同样如此。谈无欲想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朝着墙上那几张字几幅画看去,他与素还真同门师兄弟,才识极高,琴棋书画不说诗词歌赋也无一不精,能挂在他房中赏析的自然是精品中的精品。只是在这间书房里墙上所挂的却都是些亲朋好友的作品,上面的有些人早已死了,还有人如同素还真那样无法脱身武林,也有些人如谈无欲一般潇洒退隐。

偶尔谈无欲也会想,潇洒如龙宿也挂念着剑子仙迹和佛剑,脱俗如苍也放不下这天下苍生,自己为何还能如此安然坐在无欲天中。但他同时心里也很清楚,若自己再出江湖,素还真绝不会高兴。

自己那个师兄说白了其实是个极护短的人,可能是在江湖中摸爬打滚的时间长了,他从有情也逐渐变得无情起来,就如同被层层冰块所包裹的火焰一样,内里热外面凉,他对于他所重视之人的保护只看续缘一人便能知道。他虽然不可能比得过素还真的宝贝儿子,但对于素还真来说,他却是仅剩下的师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够与他一起回忆半斗坪点点滴滴的人。素还真害怕他死,忧虑着他的安危——虽然不想承认,但在这件事情上,谈无欲的感觉却是极好的,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从来没被素还真放在心上,但等真发现自己早就与素还真是分不开的一个个体的时候又觉得相当不习惯。

所以他才能安然居于无欲天中,听着外面的风声雨声,偶与人聊起一些无关紧要的八卦。

“当年的龙首”

“当年的南朱雀莫召奴”

“当年的药师”

“当年的蝴蝶君公孙公子”

“当年的弦首”

和“当年的素还真……”

这间书房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回忆,安放着的可能是谈无欲最为珍贵和最为重视的宝物,逝去的友人、离开的友人还在江湖的友人,每一个都是这样历历在目,哪怕是过去的敌人在这个房间里也仿佛还活着一样。

江湖梦一场,回首仿佛自己还在那半斗坪、还是那小小的谈无欲。

外面传来咿咿呀呀地推门声,谈无欲笑了一下整装出去,便看到素还真拎着茶叶站在门口,“啊呀呀今日又要打扰同梯了,虽是久见,却仿若昨日梦中还见到过谈兄似的。”

“哼,素还真,还真是……久见呢。”

虽是久见,却只要还能再见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14)

  1. 落花拂衣无尽之坑 转载了此文字
  2. nihil&fox无尽之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