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莫寻踪亲情向。

太极六爻九阳_永旭先天:

                                     银X金,熊孩子出没请注意!


 


     土豪金道长和高端银道长离婚了。


     虽然两人门当户对,曾被视作天作之合,却终究因种种原因分开了。领离婚证的那天,北芳秀远眺晨曙,借以忘记那绝望一夜的心悸。


     二人伉俪多年,育有一子尚还年幼。


     熊孩子判给爸爸,原无乡抻了抻手套,无可无不可地应下了。倦收天抿抿嘴,没有说什么,缓步走向永旭之巅。


---------------------------------------------------------------------------------------------


     但……银票道长没教育好孩子。


     秀丽的小小人儿,在银骠当家的放养下越长越野。不过鉴于他的功课在同辈弟子里总是做得顶好,南修真一脉的长老们因此也没有多立规矩。


     莫寻踪觉得自己本事足够大了,向老爹表明入世之心却被一顿奚落。熊孩子叛逆期一到谁也管不住,卷起包袱就要到妈妈这边来秀存在感。


     江湖走跳的新鲜感让熊孩子又紧张又兴奋,最开心的事莫过于顺手救了个人发现他竟是老妈的小弟。自信心爆棚的熊孩子赶忙跑到妈妈身边求抚摸求夸奖,不过却被公事缠身性情又过于端严的母亲大人冷处理了。


     莫寻踪当然不服,哼哧哼哧累得内伤也要强自和老妈一起布阵打小怪兽,帮他处理公事。末了偷偷咽下涌到喉头的一口血,云淡风轻地表示你看我爹会的我也会,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叫上我啊。


     北芳秀面上还是很沉肃,不过冷冷的金属色瞳仁里悄悄泛起一片暖金色的笑意。整个剑阵根本就是以他为基,熊孩子勉强算个凑数的,就花架子好看罢了,居然还敢大包大揽。即使如此,看出多年不见的儿子受了伤,倦收天仍悉心将他治好,并语重心长地加以规劝。


     初出茅庐,天下无敌;再学三年,寸步难行。


     莫寻踪一听这话的开头就开始不耐烦:嘿!还真不愧曾经是两口子啊,这话风里的意思都特么一个样啊。明明咱都很好地证明过自己了,怎么一个个都瞧不起人啊。


     倦收天也看出了熊孩子那点小心思,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彻底压服他,他根本听不进话。于是他招招手:来来,咱爷俩练练手。接我五招不败就让你跟我一起去办事,接不住你就回你爹家再好好打磨几年吧。


     莫寻踪负气拔剑,也不管对方跟他啥关系了,应也不应一声抽冷子一剑甩过去。北芳秀倒是难得的好脾气,见状也没说什么,剑都不拔并指点去,末了轻轻用衣袖缠住剑旋身把剑推回熊孩子的剑鞘,顺势搂了搂他。


     却正好五招。


 -----------------------------------------------------------------------------------------------     莫寻踪心服口服地目送母亲大人远去,却还是有点不想立刻回家。


     好不容易放圈了,才不想这么快就回去呢。屁大点事都没办成,回去肯定得被那个神烦的老爹嘲笑。


     千秋浪掷莫寻踪大人才丢不起那人。


     怎么也得让自己一晌贪欢的绝世武学名扬天下啊。


     熊孩子在山脚转圈圈,正碰上杜五姨前来报信,不禁沾沾自喜:要不怎么说机会就给有准备的人呢,就对他说北芳秀人不在,你有啥事向本公子报备也行。杜五姨赶时间呢,也没细想道声详情听说,说完就匆匆离去。


     莫寻踪一听卧槽打邪教,赶快拉上小伙伴和老妈的那名下属兴冲冲跑过去。


----------------------------------------------------------------------------------------------


     倦收天听完老对手的含沙射影就有点心烦意乱。


     看到道门血路心情略有沉重,但不祥的感觉却越来越深。


     面对空城,倦收天转道而行,却在外围领地惊觉一幕骇然,停住了脚步。


     莫寻踪的尸体静静躺在那里。


     倦收天道,不是叫你回去了吗?


     纵使倒卧尘寰,姿态仍然秀丽清隽;熊孩子终于不闹腾的时候,宁静得让人哀恸心酸。


     北芳秀抱起爱子,轻轻擦掉他脸上血污。


     初出茅庐,天下无敌;再学三年,寸步难行。


     他却永远丢失了尽心教育他的机会。


-----------------------------------------------------------------------------------------------


     名剑无名在峰顶南眺,面无表情,目光莫测。


     手张开,莫寻踪的一点真灵飘飘摇摇,飞向在世的另一个亲人。


     北芳秀盍目昂首,第一次觉得曙光太过耀眼,刺得他眼前一片模糊。


     你看见了吗,有一个初生之犊,他代替你入世,截断了属于自己的光明大道;你看见了吗,有一缕无畏神魂,将道血浇沃在邪佞途中,如同烛光燃身,只求照亮苍生前路;你,看见了吗。


 


 

评论

热度(5)

  1. nihil&fox见 微 知 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