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il&fox

送君來【叁】

无间不朽:

【叁】天道有常情無常,離恨何苦。


  這日天草是被濃郁的桂花香氣喊醒的,村長婆婆正在曬桂花干,灶間堆著麵粉糯米粉,鍋裡的水已經燒開。待晚間放課回來,東西早已收拾起來,灶台上只放著一個小竹籃,用乾淨的白布抱著。
  “天草回來了啊。”婆婆招呼道:“去洗洗手準備吃飯罷。”說著便提起籃子似要出門。
  “阿婆您這是要給誰去送桂花糕?”天草眼睛一轉,急忙問道。
  老婦人停下腳步,聲音似虔誠又恭敬:“是送往水凈雲天。”
  是如月!天草興奮得連書包也忘了放,一把搶過竹籃便道:“我去替您送。”話剛落地,人已沒了影。

  到了水凈雲天,卻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是如月影的聲音,低吟著一支未曾聽過的曲子,低沉委婉,似有訴不盡的愁腸。天草不由得慢下腳步,待遠遠望到庭院裡站著的人,發現伊雙目微闔唇角微起,並非是憂愁模樣,才放下心來。
  “如月!”
  如月影睜開眼:“小草?你怎麼來了。”
  “我替村長阿婆送桂花糕。如月你還沒吃飯吧?”天草將竹籃置在石桌上,笑盈盈看著如月影。
  “怎麼還把包背在身上。”如月影取過桌上的竹籃,摸了摸天草的腦袋:“看會書吧,我去蒸桂花糕,吃了飯再走。”

  見白衣人走進灶間,天草悄悄在衣袖下比了個勝利手勢,走到一旁石凳上乖乖坐下。

  那人確偶有哪怕狀似忙碌的身影,不一會兒就又在院子里入定,景象如畫一般沉澱下來,時間也變得模糊慵懶。

  “如月,你又看到未來了?”余光瞥到白衣人已凝立許久,天草放下課本,禁不住問道。
  “你想知道未來發生的事么?”如月影回頭看他,不答反問。
  “這……”
  然不等天草應聲,如月影又道:“不知道就不會期待也不抗拒,這樣不是很好嗎?”
  “不知道才會期待不是嗎?”天草不明白。
  “這個嘛……沒有臆想當中的可能,又怎麼會有未知的嚮往呢。”如月影撫了撫身前的衣料:“如果不知道晚飯有桂花糕,小草你還會像現在這般坐立不安嗎?”
  天草臉霎時紅了:“做什麽牽到我身上。如月你……”
  “哈哈哈……”如月影負手而笑,方才見到的影像漸漸淡成虛無。

  半炷香的時間很快也便到了,桂花清香絲絲嫋嫋飄散出來,不一會就將整個空間也熏得微甜。
  如月影看向天草,那原本埋在書下的綠腦袋已經抬起,大大的眼睛正巧也望著他。“別看了。洗手吃飯罷。”

  這樣的日子似已是習慣了,若是在飯點來到水凈雲天,如月便招呼天草留下吃飯,剛開始時還常常讓天草回去村長那裡打聲招呼,後來也就省下。只是如月食素,又不喜油,吃得如此清淡不利於天草成長,也就囑咐他多在家中用飯。

  吃飯時天草忽然想起方才聽到的曲子:“如月,你吟的那一首是什麽?”
  “喔,小草你聽見了。”如月影頓了頓,若在想些什麽,卻又未明言,只道:“陽關三疊。”

  待用完晚飯,如月影目送天草離開,那分明是輕快的背影,卻在腦海中變得沉重。不自覺地輕吟出聲,曲調在耳邊盤旋,那是如月愛吟的曲子,如今卻使他皺眉,似乎想不清個中含義,微風與花香交織得濃厚,水凈雲天的氛圍就不復是清新宜人。
  
  後來,如月影感到時間變成了緊繃的一條弦,仿佛任何細小的震動都會將它驚動,進而變化了當下的一切。他了然著一些不了然的東西,負手而立時,眉間只凝著清淺的等待。
  “如月。”靠在院子裡的榕樹上,看著白衣人靜謐地打坐,小小的天草理不清思緒:“神棍,你在等什麽呢。”
  如月微微一笑,他在等待什麽呢。他在等待的,正是有常天道所帶來的最後的啟示啊。


评论

热度(13)

  1. nihil&fox无间不朽 转载了此文字